A Middle Way? Probing Sufficiency through Meat and Milk in China (MidWay)

The primary objective of the MidWay-project is to probe the concept of sufficiency as a useful organising principle to achieve reduced consumption based on the empirical inputs from meat and milk practices in China.

About

The fundamental challenge addressed in MidWay is to probe a position wherein consumption is decreased, but overall welfare is ensured.

In order to get at this challenge, the project sets out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 ways in which supply and demand of both meat and cow’s milk have become co-constituted with and embedded in Chinese food practices.

Research questions

RQ1

How have meat and milk become constructed as essential foods in China?

RQ2

What places do meat and milk have in contemporary urban food-practices? How and why has this changed along with changes in materials, meanings and competences?

RQ3

To what extent and how have changes in systems of provision affected the consumption of meat and milk?

RQ4

What are viable avenues to promote sufficiency in current Chinese food practices, as seen through the examples of meat and milk? How can sufficiency be conceptualised, more generally?

Blog

  • 中道项目中国工作坊湿货市场讨论
    在过去的两篇博文中,我们介绍了关于中国城市粮食、自给自足和可持续农业的研讨会的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在这篇博文中,我们深入探讨了湿货市场这一话题,因为它们处于食品生产和消费的交汇点,而湿货市场所经历的变化高度代表了中国农业食品体系的总体变化。 中山大学旅游管理学院副教授钟淑如博士发表了题为“湿货市场在中国可持续食品体系中的关键作用”的演讲。湿货市场占中国生鲜食品销售额的50%,低于十年前的70%。独立食品供应商经营菜市场,他们的主要优势是产品的新鲜度。中国的湿货市场在不同地区的规模和特点各不相同。例如,成都有很多菜市场,但北京的菜市场并不多,因为北京的监管更加严格。菜市场为人们提供新鲜和负担得起的食物,也支持小农经济,这种经济在中国仍然很普遍。在她的演讲中,钟博士询问了菜市场是否可以成为中国可持续食品系统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湿货市场的运作流程和分销渠道涉及许多参与者和利益相关者。菜市场有自产自销区,可直接配送,大型仓库价格稳定。湿货市场还支持许多小餐馆,这些餐馆以比普通居民更高的价格从供应商那里购买食材。钟博士还指出,小规模、非标准化的湿货市场的存在和重要性,这些菜市场没有经过认证,无法进入正规渠道。这些市场通常出现在道路或街道上,是销售新鲜食品的重要渠道。 钟博士还指出,菜市场在发展和生存方面面临重大挑战和不确定性。一些挑战是外部的,例如电子商务的竞争压力、社区商店和超市的出现、年轻消费文化的变化以及对食品安全和卫生的政策限制。另一方面,内部挑战包括缺乏创新和转型、市场真实性丧失以及供应商和客户的老龄化。 特别是在疫情之后,湿货市场在政策体系中不是优先事项,往往会被取消,并被城市更新项目所取代。相反,城市政府追求高质量发展和现代化,而牺牲了小规模市场和民生。 然而,湿货市场不仅是购买食物的地方,也是文化和社交中心。它们代表了当地的多样性和生物多样性。例如,钟博士研究了云南的一个菜市场,展示了不同民族的民俗习惯和饮食习惯。湿货市场为居民提供了日常生活和交流的场所,尤其是在廉租房区。市场促进了顾客和供应商之间以及邻居和朋友之间的情感联系和关系。通过这些市场,人们可以与他们的社区和根源建立联系,并欣赏不同文化和美食的美丽。 钟博士指出了湿货市场对中国城市景观和社会结构的重要性。它们反映了中国发展转型的复杂现实及其矛盾和困境。必须重新考虑和重新评估湿货市场,考虑到其经济、文化、社会和环境的作用和影响。
  • 第二部分:湿货市场和畜牧业
    研讨会的第二部分侧重于畜牧业、湿货市场、猪和养猪业。来自中国畜牧业协会(CAAA)的国际合作部主任艾琳博士介绍了中国畜牧业的概况,强调中国是全球畜牧业的重要参与者。平衡供需,同时满足消费者日益增长的质量和环境标准,是该行业面临的挑战。 中国畜牧业的主要目标是应对对畜产品日益增长的需求。根据CAAA的预测,到2035年,中国的肉类消费量将超过1.1亿吨,达到每人每年约80公斤的峰值。这将对世界贸易和粮食安全产生重大影响。中国计划通过畜牧业转型升级,实现“双碳”目标(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来提高国内产量和效率。 艾琳博士强调,中国畜牧业需要采取集约化、智能化、可持续的做法,发展自己的品牌和信息系统,以实现其发展目标。这些目标包括确保粮食安全、满足居民对畜产品的需求、减少碳排放和实现乡村振兴。此外,艾琳博士还介绍了每年5月18日由中国畜牧业协会主办的中国畜牧业博览会,该博览会展示了该行业的最新成就和趋势,并促进了国际合作。 随后,来自广州中山大学的中山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钟淑如博士,发表了关于湿货市场在中国可持续食品系统中的作用的演讲。由于湿货市场在展示中国农业粮食体系面临的系统性变革方面具有重要地位,我们决定单独撰写一篇关于湿货市场的博文,该博文将在下一篇文章中介绍。 接下来,来自挪威科技大学跨学科文化研究系研究员许东明博士,介绍了中国养猪业中途研究的一些初步结果。该演讲主要基于对中国书面资料的档案研究,并提供了该国养猪业的历史观点。许博士指出,几千年来,猪一直是中国农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猪在中国文化中的作用及其在中国家庭日常饮食中的重要性。许博士的演讲说明了古代和前现代的养猪业如何依赖于以家庭为基础的自由放养和圈养育种模式。然而,这种模式在 20 世纪发生了转变,导致了基于集中动物饲养操作 (CAFO) 的工业化农场的出现。 紧接着养猪业的话题,下一位演讲者是华南农业大学和广州市养猪协会的蔡更元教授,他介绍了广东省养猪业的概况。养猪业是广东的重要产业,约60%的肉类消费是猪肉。然而,在疫情期间,部分原因是非洲猪瘟,猪肉消费量一直在下降。广东气候炎热潮湿,人口众多,耕地有限。2022年,广东猪肉产量占全国猪肉产量的5%。蔡博士指出,肉类主要以新鲜(前一天晚上宰杀)或冷藏(即冷藏几天)食用,占肉类市场的82%。冷冻肉在中国不受欢迎,但由于 COVID-19,冷鲜肉正在增加。广东的优势在于消费市场大、产业化程度高、企业实力雄厚、育种优良。蔡教授还指出,广东需要平衡效率和质量,并保护当地的品种和多样性。 来自玉龙纳西族自治县耕心社会服务中心、丽江春田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兴凤女士通过讨论云南纳西族的畜牧业实践,结束了研讨会的第二部分。纳西族从事农业和畜牧业,适应复杂的地形和历史变化。杨女士指出,纳西族人面临着与气候变化导致的粮食生产困难相关的挑战。他们拥有丰富的当地知识和保护遗产,以及与动物和自然的独特关系。杨女士强调了纳西族村庄人与自然之间的紧密关系,并相信自然的破坏将导致自然对人类进行报复。演讲结束后,我们深感尊重当地生计,建立人畜关系是确保未来农业粮食体系可持续发展的核心。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向纳西族人学习很多东西。

Scientific Advisory Board

ZHAO Yandong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Elizabeth Shove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Lancaster University

HONG Wei

Center of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Tsinghua University

Mindi Schneider

Institute at Brown for Environment and Society
Brown University

LIU Chen

School of Geography and Planning
Sun Yat-sen University

Thomas David DuBois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Adrian Ely

SPRU – Science Policy Research Unit, University of Sussex

Arve Hansen

Centre for Development and the Environment (SUM), University of Oslo

Contact

    Funded by the European Union (ERC, MidWay, project 101041995). View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are however those of the author(s) only and do not necessarily reflect those of the European Union or the 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 Executive Agency. Neither the European Union nor the granting authority can be held responsible for them.